那边的薯片半价阿

想成为一个有情有义又有脑子的人。

忍不住想胡扯两句,以前学《老王》的时候不了解杨绛,看了《我们仨》之后听说高中竟是学过他的文章,今天看杨绛散文集才明白当时这篇教人不忍读第二遍的文章就是杨绛写的,心中百味杂陈。这是一个幸运的人对不幸者的愧怍,杨绛先生是一个幸运的人吗?